吱吱唔唔

流动时光中的白鸟

     〈它,鹭,树,我……〉
    
     看到窗外河对岸的建筑工地接近尾声,我想起了对岸刚开始的样子——只有大风也吹不倒的茵茵绿草和一些不知名的白鸟,许是白鹭吧,嬉戏怡然自得
     一年前的某天像是蓄谋已久,又像是突然被什么人下了决心——对岸开工了。那震天的响与彻夜的光把那脆弱的生灵逼走了。他们走了我还在,一点点看着建筑被“养”大——只见它的胃口一天复一天的大,一大口就将黑乎乎的水泥沙子卷进腹中。他简直就是正值“青春期”的家伙!
     哈,奇了!又一座孤岛长成了,而建成它的正是它的信徒,也是它的囚徒……
     看见了,我看见了!半年之后它轰然倒地,狂笑着驱赶它曾经的信徒们……
     囚旅们眼中的光随着它的狂笑,一点点里面被时间舔舐干净了。
     我长吁一口气,放开了紧锁的眉头
    “这里,快来这里……”听着一声喜呼,似乎又看到无光的灰烬中蹿出燃得正旺的绿焰……

     我曾厌恶那片绿,现在想想不过是钢筋泥笼因久了倦了罢。想要做些什么,低头却只见两手空空;大声呐喊,终是敌不过轻笑的机器。我不恨我没有双翼,不属于天空,因为我有双手双脚,只是经久不用竟也生出铜锈,遂也忘了如何去用!
    噫!那新的“它”笑得更狂了!它伏在旧的气焰皆尽的残骸上陶醉的吸食着前者的养分,妄图全力榨干最后一点!
    “唉,看见那片绿了吗?”我问道,无人答
     看见那片绿茵了吧,它们是长寿的,也是短命的。我还记着呢——他们抛弃了我,如今只留我孑然一身。
     我依旧是那群白鹭的遗孤,但没有羽翼的我不属于那天堂,所以我理应留滞至此,只有接受这些,才能有所盼,有所不盼……

(在太太的鼓励下,又开始了我的修炼文笔之旅) @冠冕堂皇
😂😂😂(希望不被打死)

评论(4)

热度(3)